技术分享 主页 > 技术分享 >

金皇朝娱乐:同学自杀背后的秘密

死了。

不久前才知道的。


前几天刚从重庆旅游回来,到家后,我爸和我说,你上XX的时候是不是和XX一个班,我有点疑惑,对啊,怎么了。
我爸把报纸递给我,说你看看,是不是同一个人。
我一边擦汗,一边问,她又得市里的什么奖了,要我和她学习?
但标题却是,今日在X江打捞女尸已经确认身份。(标题记不清了,大概是这个意思。)
等我看完后,刚擦干的头上,汗又涌了出来。


和朋友聊过,在群里问过后,确认是她。

怎么会呢?
最初见她,是第一次新班级师生见面后,老师问到,有没有人愿意留下来打扫卫生,坐在最前面,扎着双马尾的她,是班上唯一一个举手的女生。
出于好奇,我也留了下来。
由于是新生,打扫卫生的途中,老师拿着花名册问我们是谁,问到她的时候,一抬头,捋了捋头:老师你好,我叫xx.
我们这一堆男生看过去,以那个时候的词汇量,恐怕好看就是最高的评价了。

老师下意识的从花名册最后开始找,因为他觉得前面的优生似乎并不可能留下来。
直到和第一名对上了号。

之后,当之无愧的班长和学习委员。
一路顺风顺水,耀眼到我们这帮学渣追她的勇气都没有。
用现在的话讲,明明可以靠脸吃饭,却要用才华。
学校每年大型活动的钦定女主持人,每周升旗仪式上的惯例表扬。
我们男生之间曾经说(有XX当主持,其他节目都只能当陪衬。)
语文老师曾经在和我们讲【佳人歌】的时候,有人问,什么叫一笑倾人城,再笑倾人国。
老师一时语塞,眯着眼睛转了半天,指着她说,咯,这就叫佳人。
班上笑声连连,但没有人觉得不妥。
我有幸当时是她的同桌,扭头看她,两朵桃花在脸上开来,直到现在,我打下这段文字的时候,都还能想起来。
她博学,能和历史老师谈明首辅张居正之得失。
她能歌,元旦晚会上一曲God is a girl,让音乐老师几次找来,希望她能在音乐路上多钻研。


她善良,从不拒绝别人的请求,或大或小,能做到,都会去做。(重点)
后来毕业,她去了市里最高的高中,而我在一个三流高中混吃等死,除了偶尔的节日问候,看她的空间动态,也如同过去一样耀眼。




这样一个女孩,为什么,会自杀呢?金皇朝娱乐平台


一切都是那么的毫无征兆。
她的老师说,事发前一天晚上,她还和往常一样,走之前笑着老师打了招呼,才骑着单车回家。
她的父母说,早上起床,她和母亲说了要去补习了,才出了门。
骑着车,出了小区,上了桥,就再也没有下来。
她的闺蜜告诉我,她留给父母的字条上写着:老师是好老师,爸爸是好爸爸,妈妈是好妈妈,可我不想当好孩子了。

那至于原因,似乎也没办法去探究了,我和她,其实不是一路人,也没那么熟。
这几年,也都有着各自的生活。


我猜,我只是猜,是不是,太累了呢?
成绩优秀,亭亭玉立的她,究竟被家里赋予了多少期望呢?
印象中的她,近乎完美,不曾与人发火,不曾与人争执,七窍玲珑,惹人喜爱。
她的父亲说,如果没有离开,她下班学期会去留学,按照既定的路线,向一名外交官而前进。
她的母亲不停的念叨,她一直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啊,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啊。。云云。

我才明白,原来她是一个,被计划好的?

原来,那些品学兼优,颜值又高的她们,也有着不可言说的难处。
她们可曾在为作文比赛准备的时候,羡慕过我们这些差生在操场上疯闹?
可曾在父母接回家的时候。羡慕过我们吃着路边的垃圾食品?
可曾在老师一次又一次的委托任务,想拒绝,却说不出口。
可曾在父母的安排下,心里偷偷的说,这一切,都不是我想要的。


我不知道。我也没办法通过我一个同学的离开来说明什么。
可我总觉得,一条路被铺的太直,走下去,未必是好事。



我想起来,有一次下午体育课,回教室来拿校服,看见她又在准备下个星期一国旗下的讲话。
我瞄了一眼,她在一张草稿纸上画着一个女孩。
“挺好看的嘛,你想当一个画家吗?”

她吓了一跳,抬头看了看我,笑了笑,没说话。
抽出下面的演讲稿,继续书写一手漂亮的正楷。
一滴水滴答落在纸上,又被快速抹去。

那个下午,我没有得到答案。
但或许一切早就注定了吧。